九五至尊探访普若岗日冰川(小康路上·绿色力量)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20-01-09 19:54

  图为普若岗日冰川。
  本报记者 邓建胜摄

  核心阅读

  位于羌塘草原深处的普若岗日冰川,九五至尊是地球上除南极、北极之外的最大冰川。

  几十年来,国内外科学家在这里持续进行科考。经钻探和科考证实,这里是青藏高原最早隆起的部分,留存着这里由海成陆、由茂密森林变莽莽冰原的气候环境变迁信息。

  

  徜徉在海拔6000多米的冰川上,居然就像在江南阳光和煦的仲春午后行走,湿润的空气含氧充足,扑面而来——这是隆冬时节,羌塘草原深处,西藏双湖县普若岗日冰川带给记者的最大意外。

  “这不是你的错觉。这些冰川,留存着这里由海成陆、由茂密森林变成莽莽冰原的气候环境变迁信息,所以我们今天呼吸到的,是千万年前的森林气息。”中国地质科学院博士生导师贺日政研究员笑着说。

  除南极、北极外,地球上最大的冰川

  为了弄清楚青藏高原是怎么隆起的、羌塘草原是不是印度洋板块与亚欧板块的“缝合带”,2008年至2017年,贺日政带领科研团队从西藏萨迦县沿着东经88.5度线一直往北,进行地球深部物探。普若岗日冰川区域,是他们十年科考的重点。

  “这里地处广袤的羌塘‘无人区’腹地,是真正意义上的净土。”贺日政深有感触。

  藏语中,“普若”意为“银色的碗”,“岗日”为“雪山”之意。普若岗日冰川位于羌塘西北部的双湖县东北部90公里,属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区,最高海拔6200米,面积达420平方公里,冰原表面平坦,呈西北东南方向条形分布,向四周山谷放射状溢出50多条长短不等的冰舌,最低处海拔5350米。经钻探和雷达测量,冰层温度为零下10摄氏度,冰层底部温度为零下5摄氏度至零下3摄氏度。

  2000年9月,来自中国科学院等单位的科研人员与来自美国、俄罗斯、瑞典等国的科学家一行50多人,深入普若岗日冰川进行了综合考察,初步揭开了这块冰川的神秘面纱,并认定这是除南极、北极以外,地球上现存最大的冰川。

  爬上旁边的高峰,冰川犹如硕大的银碗倒扣在高原上,其中还有数不清的形态各异的冰塔、冰凌和冰洞。置身其中,令人震撼。

  “冰川下面的水很甜。”从冰川顶部下山时,向导突然说。在比水泥地还坚硬的冰原,在这呵气成冰的地方,怎么可能存在液态水?

  记者将信将疑,随他们弃车步行。翻过两道冰梁,在一处冰川的缝隙中,居然真有液态淡水!尽管冰冷刺骨,但甘甜可口。

  普若岗日冰川外围,极为罕见地分布着许多湖泊和沙漠。靠近冰川的湖泊不结冰,接近水源的沙漠却寸草不生。

  科考证实,这里是青藏高原最早隆起的部分

  中国地质科学院等机构几十年的钻探和科考证实,这里是青藏高原最早隆起的部分,也是地质构造极不稳定的部分。

  “这里的火山活动频繁,地热资源非常丰富。在普若岗日冰川西北150公里左右的高原台地,布满了由火山口形成的湖泊。那里冬季气温在零下二三十摄氏度,但地表温度可以在零摄氏度以上,所以湖泊周边水草丰美。千百年来,上万头藏羚羊就在那里越冬。”贺日政说。

  据推测,24亿年前,由于特提斯海(古地中海)—古印度洋板块运动,在此处形成古昆仑山和古可可西里隆起的雏形。后来分离出来的印度板块向北向亚洲板块移动、挤压,最先促使昆仑山和可可西里地区隆升为陆地。在此后近1.6亿年内,这里发生了强烈的地质变化,普若岗日地区成为最活跃的火山区之一。

  由于印度板块从下部插入欧亚板块,使得整个青藏高原快速隆起,在约4500万年前,普若岗日火山群完成最后一次爆裂式喷发。那些地势较低的火山口多数在此冰河期被冰碛物淹埋,有部分较高的火山口(湖)由于冰封的保护作用得以保存下来,在冰河期过后成为我们现在看到的湖泊。

  “普若岗日冰川东南部有条很长的冰川断层。这些年随着冰川退缩,大量贝壳等海底动物化石不断显露出来,这是青藏高原沧海桑田的最直接物证。”贺日政说。

  冰川附近,至今仍是无人区

  让人忧心的是,巨大的普若岗日冰川,也逃不过全球变暖的影响。

  中国科学院院士姚檀栋,是最早进入普若岗日冰川开展科考的科学家之一。1999年8月,他就带领17名成员组成的科考队来到这里。2000年,他带领科考队在这里开展为期近3个月的冰芯钻取等工作。那时候,他们就发现普若岗日冰原处于退缩状态,而且退缩的速度有加剧趋势:该冰原的1号冰舌近20年来后退了50米,其中1999年9月至2000年9月一年时间,就退缩了5米。

  普若岗日冰川附近至今仍然是无人区,冰川退缩的罪魁祸首,就是全球气候变暖。

  “过去50年来,青藏高原冰冻圈快速融化,高原及其相邻地区的冰川面积由5.3万平方公里缩减至4.5万平方公里。”姚檀栋院士认为。

  科考显示,气候变暖在青藏高原地区表现得更加剧烈:1961—2016年,这里年平均气温每10年约升高0.33摄氏度。

  气候变暖、冰川退缩的直接结果,就是地面径流量增加。科考发现,青藏高原大于1平方公里的湖泊数量从1081个增加到1236个,湖泊面积从4万平方公里增加到4.74万平方公里。特别是普若岗日冰川以南约100公里处的色林错,湖面面积从1976年的1667平方公里扩张到目前的2394平方公里,增加了43%左右。

  “应对全球气候变暖,任何国家和地区都不可能独善其身,必须携起手来,研究和落实全球治理方案。”贺日政说。


 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20年01月09日 14 版)

延伸阅读

(责编:杨光宇、曹昆)
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